唐诗中最著名的三场雨诗三场夜雨到底是喜是悲
更新时间: 2019-06-12

  唐代是诗的帝国,存世的诗词约有五万馀首。《全唐诗》中,“雨”字出现6500馀次,与雨有关的诗篇过千,佳句难以尽数。如“渭城朝雨浥轻尘”(王维《渭城曲》)、“东边日出西边雨”(刘禹锡《竹枝词》)、“黄梅雨里一人行”(白居易《浪淘》)、“斜风细雨不须归”(张志和《渔父歌》)、“寒雨连江夜入吴”(王昌龄《芙蓉楼送辛渐二首》)等。

  李商隐:《夜雨寄北》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。

  窗内,烛影荧煌,一个孤独的人影俯身书案,给远在北方的朋友寄信,也有人说,是寄给“内人”的。

  李商隐的诗,向以典多辞丽、朦胧隐晦名世,这首诗却无典朴实、畅快鲜明,没有修饰的痕迹。

  起句“君问归期未有期”突兀而来,仿佛枯坐无聊的旅人蓦然收到友人信函,犹如朋友闲坐聊天,听到友人的询问,脱口而出。

  作者的笔又骤然止住,目光移到窗外,雨声中似乎看到池塘水满……“巴山”、“夜雨”、“秋池”,凭个“涨”字,空间、时间浑然融为一体,动态流动。是景,亦是情,明是景,隐是情——涨满池塘的分明是情感的波涛。

  这首诗,空间上是往复对照(巴山夜雨——回到家乡——回忆巴山夜雨);时间上是回环对比(今夜——未来——今夜)。时空腾挪转换,思绪驰骋,情谊缠绵……

  这是一场思念雨、爱情雨,弥漫于巴山蜀水的夜空,在时间的隧道里缠绵无尽……

  杜甫:《春夜喜雨》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。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。野径云俱黑,江船火独明。晓看红湿处,花重锦官城。

  这场雨也是落在巴蜀大地。但与李商隐的那场揪人心肺的秋雨截然相反:这是一场春雨,令人愉悦的“好雨”!

  杜甫一生颠沛流离,晚年在成都浣花溪畔有了自己的草堂,过了几年难得的安宁时日。“舍南舍北皆春水,但见群鸥日日来”,“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”——这就是他眼前的景象。

  春雨滋润大地,万物复苏,“姹紫嫣红开遍”(汤显祖《牡丹亭·惊梦》。早春时节令人心旷神怡,韩愈曾感慨赋之:“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。最是一年春好处,绝胜烟柳满皇都。”(《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》)

  春雨总是濛濛,温婉如烟,不像夏雨热烈,秋雨凄清。在同样作于草堂的另一首诗中,杜甫曾经用“细雨鱼儿出,微风燕子斜”(《水槛遣心二首》),细腻描绘鱼和燕子在春日黄昏的微风细雨中的动态。韦应物的诗句“微雨夜来过,不知春草生”(《幽居》)则是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另一种表达。

  成都地区春雨的特点是在夜里下,因而“野径云俱黑”,更显得“江船火独明”,而且雨一到早上就停了,所以“红湿”,所以“花重”。

  诗人曾应试未举,布衣终身。在隐居鹿门山(湖北省襄阳)的一个春日清晨,写下此诗。

  五言绝句像是短篇小说,要在有限的二十个字里,抓住片段、瞬间来刻划,来不及慢条斯理的繁衍铺垫。

  前两句是眼前景,在床上尚未起身,却已经从鸟鸣而想象“处处”有早起的鸟,并引出第三句以回忆昨夜的“风雨声”,直至再次想象户外的遍地落花,惜春之情缠绵。

  同为春景名篇,本诗是诉诸于听觉,渲染春天的清晨;“一枝红杏出墙来”,则是诉诸于视觉。二诗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据说,孟浩然曾经有机会和玄宗皇帝见面,令诵所作,乃诵:“北阙休上书,南山归敝庐,不才明主弃,多病故人疏。白发催年老,青阳逼岁除。永怀愁不寐,松月夜窗虚。”帝曰:“卿不求朕,朕岂弃卿?何不云:气蒸云梦泽,波动岳阳城。”因是故弃,放归襄阳。

  此事件被称为“转喉触讳”的典型,推荐者是谁?历史上有四种:王维、李白、李元绂、张说。

  李白充满基情地说:“吾爱孟夫子,风流天下闻。……高山安可仰,徒此揖清芬。”(《赠孟浩然》)

  杜甫对孟浩然更是称颂有加:“复忆襄阳孟浩然,清诗句句尽堪传。”(《解闷十二首·其六》)

  孟浩然以五言诗最佳,“天下称其尽美。”(王士源《孟浩然集序》)这首深得大自然真趣的《春晓》,便是例证。